花落江东 夏末树梢♪

偶尔画画 随便画画 绫薙学园毕业 就职于月野事务所 兼任御侍和巫女 还憧憬英雄(你有毛病!)

【虎卯】冬夜

是冬夜的温暖!可以说是小甜饼了www
虎石说过蛮多次卯川虽然长得可爱嘴却很毒()所以卯川不开口说话的时候(即:睡觉的时候)对虎石来说是会去疼爱的吧
申渡也分析说虎石虽然轻佻却很会照顾人
在这个基础上结合以前和曲奇脑补的虎卯同床睡的情况写了 虽然我写不出这份甜美可爱的万分之一∑
总之欢迎食用

——————————————————————

绫薙的寝室最大的好处就是床的大小,勉勉强强可以睡两个人。

某个冬夜,卯川敲开虎石的寝室门。
“又来借宿啊?有罪。”
“和你没有关系吧!我也不想戌峰君把饭团和烧麦扔在我床上的啊!”
虎石也一副无奈的样子:“已经到冬天了吧,卯川的备用床铺……会着凉的。”
“没有准备新的也没办法啊!”驾轻就熟地从虎石的柜子抱出备用床铺的卯川不开心地埋怨。
“要在舞台上唱歌的人连身体管理也做不好吗?有罪。”
“北原君你好烦啊!”

“今晚睡我床吧?”虎石起身接过卯川怀里的备用床铺塞回了柜子,“否则太冷了。”
“哈?那么虎石君你呢?”
“我当然也睡床上啦!难道指望我睡地铺着凉吗?寝室的床不算小吧,像卯川酱这样体型的,睡三个都可以……”
“睡三个,噗嗤,有罪。”
“哈???!!!谁要和你睡一张床啊!!!???而且怎么可能三个!”
“不要吐槽这种事情了!总之卯川绝对不能睡这么薄的被子。”
“真的……多管闲事……”小声嘟囔着,卯川看了看虎石的床,“我睡靠墙这边。”
“你们关系真好啊,有罪。”
“哈?唯独和虎石君才关系不好!”
“你对你慈悲的队友就这态度吗……?”明明答应得还算干脆,嘴上依旧不饶人啊。

“不要超过这根线。”卯川在床铺上用食指划出印子。虽然他给自己留的位置的确特别小,不过这个口气和无关紧要的自尊心还真是让人不爽啊,虎石想。
反正熬过今晚应该就可以了。

“快窒息了……”
两个人背对背盖着同一条被子,同时咽了口口水。“只是床上多了一个人,就这么不容易入睡吗?”
北原廉同学,已经安稳而无罪地睡着了。

不敢翻身甚至不敢呼吸的感觉真不好受……卯川紧闭双眼思考着明天究竟怎么把这锅甩给戌峰君才能解气。虎石则盘算着如果明天卯川还没办法在自己寝室住,自己就约个女朋友出去过夜。

“睡着了吗?”虎石试探着问了一下。
“本来快睡着了,如果你不问的话。”
“……我的错?”虎石一时语塞,转过身轻敲了一下卯川的头。
“竟然还打我……”卯川也转过身……呜哇,好近?!
这时北原廉同学也翻了个身,上下铺的动静让两人都停滞了动作。
“不要把北原君吵醒了,快睡吧!”卯川转回去继续靠墙,默念着“TATSUMIN,SARUKUN,TATSUMIN,SARUKUN”的名字使自己冷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因为是虎石的被窝足够温暖,因为是一天的学习太过劳累,卯川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看着卯川微微起伏的背,虎石确信卯川这次是真的睡着了,也不再乱想,保持着平常心闭上双眼。
却没过多久后因为肩膀受到的撞击恢复清醒,偏过头一看卯川在睡着时不知不觉越过了自己划的线,侧一下身,卯川就恰到好处地滑进自己的怀中。
虎石想让出位置,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枕在卯川头下。他有这么轻吗,加上蓬软的头发缓冲,虎石觉得手臂上仿若无物,这个比自己体格小一圈的男生简直像个软乎乎暖扑扑的小动物。不能抽开手臂,也不能后退,虎石干脆调整了一下姿势,直接让卯川靠在胸口继续睡。

“呜哇……有罪……”
虽然是寒冷的冬天,麻雀的叫声在清晨是不会疲倦的。北原起床后想到昨晚的事,想看看两人的情况。
“你们是……笨蛋情侣吗?……”掏出手机偷拍了一张照片后,北原把两人吵醒。
“怎么回事……?”卯川显然没有睡醒,仰起头敲到了虎石的下巴。
“……痛啊。”虎石也终于醒了,想责怪是谁把睡梦中的他撞醒,手臂打到卯川的额头。
“好痛!你小心一点啊?!”
“你们是……笨蛋情侣吧。”北原确信了这一事实,补了一句,“有罪。”
“你在说什么……”很明显卯川完全不知道昨夜自己的睡相了。
“别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了廉。”
“你们让开一下我要换衣服了……”卯川起床的第一件事是换睡衣,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又命令我……这可是我的床啊?!算了廉我们先去洗漱吧。”
“恕我不奉陪,你们两个去吧,我准备自主训练。”
“什么嘛?”一大早就不安宁,还搞不清状况。虎石揉了揉睡乱的头发。

冬天的太阳不足以在一天之内把洗干净的被单晒干,正如料想,虎石在晚上打开寝室房门,再次迎来了比自己矮大半个头的队友。
“今晚再让你留宿一晚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那个没意义的划线就免了吧。”
“……谢谢了。”

有罪。北原在心里吐槽了一句,懒得发表意见了。

评论(1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