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江东 夏末树梢♪

偶尔画画 随便画画 绫薙学园毕业 就职于月野事务所 是个会对对碰的巫女 还憧憬英雄(你有毛病!)

【虎卯】柊庵爱情故事

———————————————————————
写在前面:
2016年4月1日官方愚人节活动星社员歌剧背景。【柊庵】是老牌旅馆。卯川是柊庵的女招待,虎石是园丁,(辰己是女掌柜)。因为官方这么设定,所以写的时候卯川和辰己性转,注意避雷。
发展比较俗套甚至可以说是陈腐……希望不被喷狗血吧。
———————————————————————

清晨是一天的工作的开始。柊庵的牌匾在春日乍暖还寒时候的阳光下散发着古典幽美的气息。卯川完成了简单的清扫工作后,打开了柊庵的大门。
“SARU君,该叫TATSUMIN起床了吧,掌柜没办法接待客人可不行。”
“再让她睡一会吧,我也可以顶替一下早上的掌柜工作。”
“SARU君这么说的话就这样吧……我去后厨监督一下戌峰君的工作。”

从柊庵外围绕到后厨的路上,卯川和一个手捧玫瑰的浮夸男子擦肩而过。回头看的时候对方已经因为转弯不见踪影,倒留下了淡淡的花香。
也没有非常在意,卯川继续前往后厨。

“♪白萝卜——♪纳豆——♪虽然我只会削白萝卜——♪辰己喜欢的纳豆我也会做——♪也不能忘记申渡喜欢的蔬菜和卯川喜欢的豆腐——”
听到每天都不一样的歌声,卯川扶着门把头探进后厨:“不可以只做我们的伙食啊,客人的喜好我昨天不是一一和戌峰君说过了吗?!”
“诶?真的吗?!忘记了!!”
“真是的,饮食口味比不上隔壁的HetelOtori的话,我们柊庵的竞争力只依靠传统积淀,迟早会被淘汰的……”虽然不愿意这么承认,但卯川着实担心。
和戌峰重申了三遍昨晚入住的新客人的饮食要求,卯川才心事重重地回到柊庵大门口。

“SARU君,我们工作人员的早饭可能要等一下了,我让戌峰君优先客人……”话说到一半,卯川看见了那位之前擦肩的男性。
是客人吗?这可真是失礼了。卯川赶紧上前一步,说着“欢迎光临”,一边想引他去登记处。
“哦,真是可爱的女招待啊?”男子开口,是非常好听的声音,他自然而然地从捧花中取出一株淡粉色的玫瑰,递给卯川。“你误会了,我不是来入住的客人。”
被夸可爱也不会开心的卯川没有反应过来,被迫收下了玫瑰,内心定义对方为“轻浮”。“不是客人?”
“啊,我听愁……听HotelOtori的花匠说,这里是不是缺一名园丁?”
“正是如此。”似乎是起床了的辰己洗漱整理完毕,端庄地从房间走出。
“哦呀哦呀,多么美丽的女掌柜,请收下这束玫瑰。”
“谢谢。”辰己接过花束,顺手递给一旁的申渡给其处理。
“TATSUMIN。”卯川跑到辰己身后,目光警觉地打量着来人。
“我来应聘做柊庵的园丁。我的名字是虎石和泉。”
“如果是应聘的话,这要由柊前辈定夺了。”申渡一边将玫瑰摆入花瓶,一边说。

听说虎石和HotelOtori的空闲愁是幼驯染,也是受其影响去学习了花艺,两人的知识和手艺不相上下。柊前辈简单考核了下,虎石就顺利入职了。
“嘛,毕竟连戌峰君那种没用的人在柊前辈眼里也可以胜任厨房的工作。”卯川明面嘲讽戌峰,其实暗暗针对虎石。
“因为我最喜欢柊庵了!”戌峰答非所问。
“作为同事,以后我们要好好相处了。”辰己用折扇遮着嘴,“也辛苦虎石,今后要多多包涵戌峰和卯川这两个孩子了。”

柊庵的工作人员们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优秀的团体吗?虎石披上和式的羽织,深感今后工作前途多难。


自从虎石成为了柊庵的园丁兼偶尔监督戌峰,柊庵的工作运转形成了不错的整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柊庵的客人中的年轻女性比例,似乎增加了不少。


春天正是百花盛开的温暖季节。

“请尽管拿去吧,这些娇艳的花朵正适合你们——美丽的小猫咪们。”
女孩子们的轻笑聚集在虎石的周围,听得卯川感到些许烦躁。
等女孩子们散开,卯川踏进庭院:“虎石君自重一点吧,你只是在这里工作而已,对客人要划清界限。”
“能受欢迎不是很好吗?”虎石一如既往地笑着回应。随手摘下一朵风铃草,利用和服固定袖子的绑带别在卯川的胸口。
“难得卯川酱这么可爱,不要总是皱着眉头了。”
虎石突如其来的举动和话语让卯川涨红了脸:“虎石君这种人……你这种轻浮的家伙,最讨厌了!!”
看着奔逃出去的卯川的背影,虎石歪了歪头。

天气一天天变热了,卯川工作的时候把袖子扎的更高。今天虎石去采购夏天要栽培的新的花种,顺便帮戌峰采购食材。卯川终于不用忍受围绕着虎石,比百灵鸟还聒噪地女性客人们了。
正打扫着门口空地,突然感到后颈一凉,滴答,滴答,瓢泼大雨倾然降临。
卯川躲进柊庵,看着阴暗的天空,似乎想到了什么:“TATSUMIN,虎石君他出门前有没有带伞?”
“应该没有吧,毕竟早上还是晴朗的好天气。”
“虎石的伞在这里,”申渡转身从柜台里取出一把灰色的长柄伞。
“卯川这么担心的话,去给虎石送伞吧?不用担心工作,我们会妥善处理的。对吧荣吾?”辰己从申渡手中拿过虎石和卯川的伞,移交给卯川。
“哈?为什么是我……?!我才没有担心……!戌峰君去不行吗?”
“戌峰的话要做晚饭啊。这种雨天客人肯定很多,缺不了他的。”
“是……”卯川无奈地撑开伞,扎入雨幕之中。

“说是要给虎石君送伞……可是虎石君在哪里啊?!”在常去的市场路上和附近并没有看到虎石的身影,卯川懊恼地站在街边屋檐下挤干和服下摆的雨水。
在市场里外徘徊了许久,卯川也没有找到虎石,或许是买了把伞自己回去了吧。想到这个可能性,卯川决定返回柊庵。

“虎石君没有回来吗?”
辰己和申渡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卯川也没有找到虎石吗?”
“嗯……这么大的雨……我再去找一找!”
申渡还没来得及阻止,卯川就跑出了门,一会就不见背影。

会在哪里呢?会在哪里呢?一家家询问虎石君常去的店面,店主都摇头表示“没来过”或者“早上来过但是现在不知道”。
木屐踩在水坑里溅起的水凉透了脚踝,弄脏了和服,可此时的卯川已经顾不上许多。

过路的摩托车虽然开的不快,但还是掀起了街角水潭的水,淋湿无辜的路人。
“抱歉。”摩托车停稳后,车主摸出包里的纸巾,取下头盔。
“啊?你是虎石君的……HotelOtori的空闲君?”卯川本想破口大骂,看到头盔下的脸硬生生吞了回去。
“你是?”这副打扮,这个样子的人,空闲陷入沉思,“啊?虎石那边的柊庵的?小个子女招待?”
“小个子女招待……”一定是虎石君那家伙和空闲君说的吧,卯川气得握紧伞柄。
“比起这个,这么大的雨,你在这里做什么?”看到卯川手里还有一把伞,空闲开口问道。
“啊……对。你知道虎石君现在……”卯川把自己的担心一股脑儿地告诉了空闲。
“你不用这么担心那家伙吧,他很灵活的,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不会出什么事。”
“话虽如此……他毕竟是我们重要的园丁,玩忽职守也不可原谅。”
“我知道一个地方,虎石可能在的……”空闲回忆起以前也是这样的雨天,虎石告诉幼驯染的一个躲雨的好地方。
“本来我应该领你去的,但是HotelOtori现在抽不开身……”空闲把纸巾递给卯川,戴上头盔。
“没事,空闲君路上小心。”

急切地朝目的地而去,即使打着伞也无济于事,行人们纷纷对这个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狂奔的穿着和服的女孩子侧目。
来到了空闲君说的那丛鲜为人知的花田旁的亭子,看到坐在紫藤花簇下的熟悉的人,卯川终于安下了心。
“虎石君……”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卯川就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的,倒在地上。

“卯川?”
等卯川醒来时,已经到了傍晚——初夏的夜幕并不很早降临,夕阳将所有事物的影子拉的很长。
还是有点头晕,比起头晕,现在的卯川躺在虎石的大腿上这个事实更让卯川头脑发胀。
“呜哇,终于醒了?真把我吓了一跳……卯川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而且一到我眼前就突然晕过去了?等我反应过来才发现你额头超级烫啊……”
淅淅沥沥的雨声和虎石说话的声音交织如天籁。
“我已经打电话给辰己让他们不要担心了,卯川你也太乱来了,就算你没有带手机,在回去的那一次用柊庵的电话打给我不也可以吗?”
虎石揉着卯川的头,卯川偏过头抬起手无力地拨开虎石。
“烦死了……”
因为卯川的声音本来就带有可爱的鼻音,再加上现在有点发烧,虎石没有意识到后脑勺对着自己的她几乎快要哭出来。
“明明卯川一直都很讨厌我吧,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莫非其实卯川酱一直都关心我关心得不得了吗?”虎石半开玩笑地继续喋喋不休。
“虎石君这个……笨蛋——”

可能虎石一辈子也想不到自己被强吻的情况吧。
被微热的柔软的嘴唇贴紧的瞬间,虎石终于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会错意。
温柔地抱紧卯川小小的身躯,在这片紫藤花的瀑布下,虎石回应着她的心意。

不知不觉间,天色渐黑,星光寥落。

END♪
———————————————————————
一些没有什么意义的花语(以卯川视角来理解):
粉色玫瑰:初恋
风铃草:嫉妒
紫藤花:执着
——————————————————————— 



评论

热度(7)